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諸天信條 > 第15章 耕耘于黑暗,服侍于光明
    趁著夜色,費德里科首先帶領陸瀟找到了鴿籠的位置,之后帶領他來到佛羅倫薩城中一個魚龍混雜的街區,認識了一位被稱為狡弧的盜賊首領——拉·沃爾佩。

    狡狐體型高瘦,身材看上去有些單薄,但卻一點都不影響他的靈活行動。

    拉·沃爾佩在屋頂行動時的敏捷程度甚至更勝喬瓦尼,陸瀟和費德里科完全跟不上他的行動節奏。

    當陸瀟氣喘吁吁的來到拉·沃爾佩指定的測試地點時,狡狐氣定神閑的雙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費德里科也在旁邊擦著汗,顯然也剛到達不久。

    “來自東方的年輕人,你的自由奔跑技巧還有待提高,想在佛羅倫薩屋頂自由穿行,你現在的水平還遠遠不夠。”

    拉·沃爾佩輕巧的在屋頂跳動幾下來到陸瀟身旁,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你想要盡快提升自己的能力,任務閑暇之時就來找我吧。”

    “不過你最好提前做好心理準備,我的訓練沒那么容易完成,從樓上摔下去可別怪我。”

    下一站,費德里科將陸瀟帶到了一座名為尋訪玫瑰的……妓院。

    陸瀟看著費德里科的表情有些怪異:“你不會想現在進去……放松吧?”

    費德里科哈哈大笑著擺手:“怎么會,我再怎么浪蕩也不會在做正事的時候亂來。”

    “這間妓院的擁有者是兄弟會的一名高層,她也是整個佛羅倫薩的交際花領袖,以后你在佛羅倫薩行動時,很可能會需要她和她的姑娘們幫助。”

    費德里科為陸瀟介紹的交際花首領名為保拉,看到這位風韻猶存的中年美婦同時,陸瀟立刻就回憶起了她的身份。

    ‘原來如此,她就是刺客信條2的劇情中幫助并教導艾吉奧匿蹤和偷竊技巧的老鴇。’

    與保拉的見面時間不長,夜晚正是她的店鋪最的忙碌的時候,簡單的與陸瀟二人交談了幾句,保拉很快就返回店內招呼前來尋芳的客人。

    跟隨費德里科見過佛羅倫薩傭兵行會首領盧西亞諾·貝卡尼后,兩人終于正式返程。

    此時已經是午夜2點左右,整個佛羅倫薩一片寂靜,陸瀟和費德里科都下意識的放輕了踩在屋頂時的腳步,避免影響到下方已經入睡的市民。

    從屋頂跳回奧迪托雷宅邸的中庭,費德里科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說道:“今天帶你看的只是藏身于三教九流之中的兄弟會成員。”

    “父親最近應該還會為你介紹一些佛羅倫薩高層的刺客,或者愿意暗中協助兄弟會的盟友。”

    “佛羅倫薩面積很大也很繁華,在洛倫佐·美帝奇的協助和配合下,刺客的勢力在這座城市扎根很深,圣殿騎士一直將翡冷翠當成一個難纏的眼中釘。”

    “雖然兄弟會在佛羅倫薩占據上風,但我們也不能因此而掉以輕心,以帕奇家族為首的圣殿騎士勢力一直在暗處對美帝奇家族的統治地位虎視眈眈。”

    “帕奇?”

    陸瀟楞了一下,隨后恍然的說道:“對了,馬里奧也說過,帕奇家族的銀行就開在佛羅倫薩。”

    費德里科疲倦的打了個哈欠:“沒錯,就是之前你在蒙特里久尼打退的那個帕奇家族,那群不屈不撓的牛皮糖非常麻煩,以后你會有機會接觸到他們的。”

    “今天就到這里,回去好好休息吧,未來一段時間你的生活應該會非常‘多姿多彩’,做好心理準備哦。”

    ……

    就像費德里科打趣的一樣,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陸瀟過得異常充實。

    由于圣殿騎士在佛羅倫薩暫時陷入沉寂,喬瓦尼更多的將盡力投入到銀行家的工作中。

    除了對自家奧迪托雷國際銀行的管理外,喬瓦尼還需要幫助忙于城市事務的洛倫佐打理美帝奇銀行,這也是他之所以說自己被銀行事務牽扯了過多精力的根本原因。

    為了維持與美帝奇家族的盟友關系,喬瓦尼犧牲了不少個人時間,這才換來了奧迪托雷家族的地位和財富,還有與倫佐之間的深厚友誼。

    兄弟會暫時沒有重要任務需要執行,急于提升個人能力的陸瀟主動找到拉·沃爾佩,連日接受他的魔鬼訓練,在翡冷翠廣闊的屋頂空間四處穿行。

    雖然訓練過程非常辛苦,但屬性面板看得到的進步給予了陸瀟堅持的動力,他的自由奔跑技能從未完成變成F,再到E,已經算是小有所得了。

    晚上陸瀟則是需要跟隨從公務中解脫出來的喬瓦尼一同訓練如何熟練的使用袖劍。

    袖劍非常袖珍而輕薄,不能將它當做常規武器一樣粗魯的使用。

    就像之前的任務中喬瓦尼所示范的一樣,袖劍需要更多的技巧性,盡可能從側面卸除敵人攻擊的力道,避免脆弱的劍身正面來承受攻擊。

    時間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公平的,但對專心致志的人和百無聊賴的人來說,他們對時間的觀感卻有著截然不同的感受。

    相信很多人都有過這種體會,無所事事之時總是覺得時間過得很慢,一心做事時卻感覺漫長的時間稍縱即逝。

    三個月時間轉眼即過,當艾吉奧依舊整天過著走雞攆狗、尋芳街頭的紈绔生活時,刻苦努力的陸瀟已經在多名兄弟會前輩的訓練下,擁有了作為一名合格刺客的資格。

    佛羅倫薩兄弟會的資深成員罕見的匯聚在奧迪托雷宅邸的秘密地下室中,這間地下室正對樓梯的墻壁上雕刻著一個精美而巨大的刺客徽章。

    作為佛羅倫薩城刺客首領的喬瓦尼安坐于主位上,傭兵首領盧西亞諾、交際花首領保拉、盜賊首領拉·沃爾佩,還有多名隱藏刺客身份的建筑師、藝術家等都齊聚一堂。

    眼見所有與會之人到期,喬瓦尼從座位上站起,開始主持會議。

    “刺客們,今天召集你們前來,是為了見證一名年輕的新秀正式加入我們的行列。”

    喬瓦尼伸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陸瀟示意。

    此時的陸瀟已經換上奧迪托雷家族裁縫根據他的要求專門縫制的刺客服。

    陸瀟不打算向喬瓦尼一樣使用醒目的白色作為底色,為了方便匿蹤,他選用了淺灰色調,整套衣服看上去比較不起眼,但依然通過袖口和領口等部位的精美花式設計看出裁縫的精湛手藝。

    脫下頭上戴著的兜帽,陸瀟上前一步站在喬瓦尼身旁。

    “陸瀟,來自遙遠東方的大明國,刺客傳承家族的一員,擁有先行者血脈象征的鷹眼視覺。”

    “他僅僅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依靠自身的勤奮和努力完成了刺客的全套訓練。”

    喬瓦尼的語調逐漸變得激昂:“以意大利刺客兄弟會首領馬里奧·奧迪托雷的名義,我,喬瓦尼·奧迪托雷,正式邀請陸瀟加入刺客兄弟會,成為我們的一員。”

    獲得其他重要刺客成員的首肯后,喬瓦尼親自從一旁的火盆中取出一支形狀奇怪的烙鐵。

    在其他兄弟會成員的見證下,早已做好心理準備的陸瀟伸出右手。

    喬瓦尼小心的將纖細的通紅烙鐵夾在陸瀟的無名指上,隨著高溫灼燒肉體的“呲呲”聲傳出,陸瀟的嘴角在疼痛之下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烙鐵移開之時,陸瀟的無名指被印下了深深的刺客印記。

    這個儀式是所有新晉刺客入會必須經歷的過程,與以前切掉無名指的儀式相比,如今的入會儀式已經文明了不少。

    在場所有刺客一同肅然起身,右手撫胸一同念出刺客兄弟會的信條。

    “當其他人盲目追尋真相之時,請記住,萬物皆虛。”

    “當其他人被道德和法律束縛之時,請記住,萬事皆允。”

    陸瀟低頭跟隨喬瓦尼等人低聲頌念:“我們耕耘于黑暗,服侍與光明。”

    “我們,是刺客。”

北京pk10大赢家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