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帶著學霸老公重生 > 第二十二章早戀在眼皮子底下
    “別扯上我,我怕死。”柳安安氣喘吁吁的聲音,應該是提了重東西上樓梯。

    “安安等會獎勵你一包薯片。”

    溫夏從廁所出來,將手機放在床上,就朝姜顏撲了過來,將她按在她的床上,雙手撓她癢癢,又道:“你的“死”期到了。”

    姜顏癢的不停地掙扎,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哈哈哈……夏夏,我……錯了,安安……救命……哈哈哈……”

    “聽不見、聽不見、聽不見……”

    柳安安“嘿嘿”一笑,從書包里摸了一個蘋果啃了起來,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慫恿溫夏“施型”,“夏夏,撓她的后腰,她那點最怕癢。”

    “柳……哈哈哈……安……哈哈……安……”姜顏笑個不停,臉頰緋紅。

    過了幾分鐘,溫夏才放開姜顏,躺在一邊喘了口粗氣,“顏顏,下次再撮合我跟別的男生,我就真把你處“死”了。”

    姜顏受了“刑”,已經深刻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夏夏,我再也不敢了。”

    她緩了一會,扭頭看著溫夏道:“夏夏,你真不喜歡蔣旭嗎?我覺得他對你很好。”

    這話柳安安也認同,“我認同。”

    “是好,但是沒對眼。”溫夏搖了搖頭。

    聽她這樣說,姜顏坐起和柳安安對看了一眼,沒戲了。

    “一點點感覺都沒有?”柳安安好奇道。

    見兩人望著她,大有一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溫夏坐起身分別給了兩人一個“棒棒糖”,拿出必殺技——溫德,“沒有,這事別說了,你們的溫叔叔今天放了關注青少年的那個臺給我看,提醒我不要早戀。”

    聽到溫德,姜顏和柳安安本能的縮了縮脖子,姜顏弱弱道:“夏夏,你千萬別跟溫叔叔告狀,我怕溫叔叔剁了我。”

    溫夏剛想說什么,一名平劉海的女生走了進來,是宿舍的女生叫周晴。

    關系不好也不壞,基本上沒什么交流。

    宿舍來人了,溫夏三人就沒說話了,拿上書,鎖好貴重東西后就去教室了。

    這會才五點二十,教室的人只有少數幾個人,大部分的同學都秉承著享受到放假的最后一分鐘。

    “溫夏,幫我接水。”男同學的話剛落,一個水瓶子都扔了過來。

    還好溫夏反應快伸手接住了,她看向靠窗最后一排的男生,他痞里痞氣的坐在桌子上,頭發略長,五官還算可以。

    這人是喬宇,各科老師的黑名單。

    她、喬宇、柳安安、姜顏沒分文理之前都是一個班,她和喬宇當了一學期的同桌,柳安安和姜顏坐在他們前面。

    “自己接。”

    她將瓶子放在講臺上,就回到了座位。

    喬宇單手插在褲兜,痞里痞氣的走上來,他對著溫夏挑了挑眉,“我幾周沒來了,你就是這樣對我?太狠心了吧。”說完就自己接水了,仰頭喝了一大口。

    見溫夏不理他,他坐到了她的前面,她在做數學卷子,吹了一口哨,“哇,今天吹什么風?”

    姜顏和柳安安互看一眼,沒戲。

    “喬宇別打擾我做作業。”溫夏拿書拍了他肩膀一下,示意他趕緊走。

    她打算把數學卷子重新再做一遍。

    “你做你的。”喬宇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夏夏。”

    突然傳來一聲少年低啞卻富有磁性的聲音。

    碎發少年站在門口,掃了一眼溫夏前面的男生,狹長的眸子微瞇,透露出一絲危險。

    柳安安比溫夏還高興,揮了揮手,“帥表哥,可以進來。”

    “帥表哥剛才那個眼神A爆了,有沒有!!”姜顏看向柳安安。

    溫夏:“……”

    A個屁,那是死亡凝視。

    她愣神之間,秦墨邁著大步,手里提著兩袋東西走了過來,柳安安連忙讓了位置,坐到姜顏同桌的位置。

    喬宇看了秦墨一眼,慢悠悠的起身,拿著水瓶回了座位。

    “表哥,怎么買這么多東西?”溫夏看著兩袋東西將中間位置都擠死了。

    “一樣買了三份。”

    秦墨解釋了一句,目光落在她的數學卷子上,又道:“重新做一遍?”

    溫夏點了點頭。

    “那你做,我在一旁看會。”秦墨抬頭看了一眼鐘,現在五點半,還能坐二十幾分鐘。

    聲音好蘇。

    溫夏臉頰有些發燙,提著筆開始做,時間過去了五六分鐘。

    一只修長白皙的手伸出食指,指著數學卷子第九道選擇題,“不對,你把答案帶進題目中算一次。”

    溫夏把答案帶進去算了,明顯不對,她苦惱道:“錯了。”

    秦墨忍住想摸她頭的沖動,“你解題的第三步算錯了……”

    他拿過筆,將公式和解題的思路細細的給她講,過了幾分鐘后,“明白嗎?”

    溫夏雙眼帶著熠熠的光芒,“老……表哥,你好厲……”余光突然瞥見什么,頓時就噤聲了。

    “……”

    她余光掃了柳安安和姜顏一眼,為什么不支吾一聲。

    柳安安和姜顏無辜的眨了眨眼睛,我們支吾了,是你們太專注了。

    溫夏心虛,“曹老師。”

    曹君臉色很是隨和,“嗯,在講試卷?”

    這是通常對待好學生的樣子。

    溫夏點了點頭。

    曹君看向秦墨,“秦墨同學今天不上晚自習?”

    “今天不上晚自習。”

    秦墨起身,壓了曹君半個頭,看了一眼鐘,五點五十了,又道:“夏夏,我走了。”

    聽他說不上晚自習,曹君和藹道:“題還沒講完,你們繼續吧。”

    說著解釋了一句,“我們晚自習不上課。”

    他想看看嘉中的年紀第一是什么水平,咳,打聽一下學習方法。

    溫夏:“……”

    她保持沉默。

    送上門相處的機會,秦墨眼神閃過笑意,淡定道:“會不會麻煩曹老師?”

    曹君不在意的笑道:“不麻煩,你們繼續講題,我不打擾你們了,柳安安和姜顏挨著坐會,不許吹牛。”

    后來他才知道,有一對早戀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等他走了,秦墨又坐下了,他單手托著腦袋,含笑道:“夏夏,繼續。”

    時針很快指到了六點,教室的同學都發現班里多了一名男同學。

    以往多少會鬧騰的教室,除了少年略微壓低的講題聲就沒其他聲音了。

    因為曹君就站在陽臺的窗邊看。

北京pk10大赢家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