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贅婿問道 > 329.癥狀很奇怪
    葉楓開著快艇到了游輪跟前,游輪看到快艇上全副武裝的葉楓三人,調轉方向就要離去。

    “鳴槍!”

    葉楓喊了一嗓子,把快艇開到極致,追到了游輪的前面。

    噠噠噠!

    山豹朝天放了一梭子。

    游輪被快艇擋住去了路,卻沒減速,向快艇沖了過來,葉楓不得不開著快艇躲避。

    “山豹,青狼,擊碎舷窗!”

    颶風吼了一句。

    山豹舉槍,將游輪的駕駛艙舷窗一槍擊碎了,這時游輪才不得不停了下來。

    “快上游輪,控制住他們!”

    葉楓暫時還不敢離開快艇,快艇上還有很多箱黃金和鈔票,萬一被游輪撞翻,就會沉入海底。

    山豹和青狼跳入海中,游到跟前,直接從駕駛艙的舷窗爬了進去,控制了舵手。

    葉楓停好快艇,也下水游了過去,爬上了游輪。

    葉楓詢問了駕駛艙的兩個人,才知道這艘游輪上除了工作人員,只有一家三口。

    “青狼,看著他們,我和山豹去看看!”

    葉楓說完就和山豹離開駕駛艙,沿著扶梯向甲板上走去。

    此時甲板上的三個人已經被嚇呆了,因為剛才的槍聲和突然被逼停,正不知所措。

    “林新宇!”

    葉楓和山豹上到甲板,一眼看到坐在輪椅上的林新宇了。

    這艘游輪就是林仲和跟林新宇他們當初在南海買的,這不是要過年了,他們一家三口跑到南海,今天是小年,一家三口坐著游輪出來兜風,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了葉楓他們。

    “葉楓!”

    林新宇也認出了葉楓,他見過三次,一次是百業集團的新聞發布會,一次是添樂的滿月宴,最后一次是老兵慈善基金會發起的當晚在千葉會所。

    “林新宇,你們不用害怕,我們只是借用一下你們家的游輪,我們的快艇沒燃油了!”

    葉楓見林新宇一家都很緊張的樣子,開口直接說道。

    “好說,好說!”

    林新宇連忙說道。

    “好,讓你們的船員放下舢板,把快艇上的箱子搬上游輪!”

    林新宇聽了葉楓的話,急忙拿起對講機,吩咐了起來。

    “山豹,你在這里陪著林大少他們,我去看看!”

    葉楓說完,沿著扶梯走下甲板。

    這艘游輪十分豪華,一共是三層,客房,酒吧,KTV,舞廳,餐廳,應有盡有。

    葉楓此時也顧不上享受,跟著船上的船員一起去快艇上搬箱子,親自看著將箱子搬進貨艙。

    “青狼,讓船長把游輪開到雪影她們那里去!”

    葉楓留在貨艙,在無線通訊里對青狼說著,這些箱子必須親自看著。

    船員們收起舢板,游輪駛向雪影她們,不一會就到了,船員們再次放下舢板,一趟趟把幾艘快艇上的箱子全部搬上貨艙,雪影她們也全部上了游輪。

    “山豹,將林新宇他們一家三口帶到餐廳,青狼,你也去餐廳!”

    葉楓依舊守在貨艙,在無線通訊里說著。

    雪影她們先前已經在無線通訊里都聽到了,也就不奇怪,不過林仲和跟孫雪琴見了徐楠和雪影都十分害怕,林家老爺子被下了攝魂咒的事還記憶猶新。

    “林新宇,讓你的廚師做些吃的來!”

    雪影她們也沒理會林仲和跟孫雪琴,她們實在太累了,坐在餐廳后對林新宇說道。

    林新宇拿起對講機趕忙吩咐,眼前這些人的厲害他是親眼所見,現在她們都全副武裝,他是不敢有絲毫違逆。

    林新宇又讓人端來水果和酒水,還有現成的一些糕點之類的。

    颶風拿了一瓶啤酒和糕點給貨艙的葉楓送了過去。

    “林新宇,讓你的船長返航吧,天黑后入港!”

    雪影喝了一口果汁說道,她們實在太渴了。

    “為什么要天黑才入港?”

    林新宇見雪影她們對他一家三口并無敵意,膽子也大了,開口問道。

    “不該問的別問,讓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山豹瞪了一眼林新宇說道。

    林新宇趕緊給船長做了安排,再也沒敢多問,一家三口就坐在旁邊,飯菜上來后,雪影弄了一份,給葉楓送了過去,其他人就狼吞虎咽起來。

    “你們去客房休息吧!我看你們太累了!”

    等雪影她們吃完,林新宇討好的說道,他想的讓雪影她們都去了客房,他們一家三口也就自由了。

    “都去大廳沙發上躺一會,我去換葉楓!”

    雪影并沒有理會林新宇,她也沒讓大家去客房,林新宇一家三口還得防著點,萬一弄出什么幺蛾子也是麻煩。

    朱新宇一家三口本來是兜風的,現在好,反而成了人質,也是非常郁悶,他們也不得不從,心里把葉楓他們恨死了。

    “雪影,要不要借此機會盤問一下孫雪琴?”

    徐楠走到貨艙低聲問雪影。

    “不好吧!我們現在征用人家的游輪,等回到江都再找機會吧!”

    雪影猶豫了一下說道,現在老大都沒了,她也不會傷害到老大了,也就沒那么擔心了。

    徐楠只好點了點頭,她總有一種預感,孫雪琴不會善罷甘休,剛才她就從孫雪琴陰暗的目光里察覺出了一絲陰邪。

    經過半天多時間的休息,大家都養足了精神,但老大沒了的陰影始終罩在大家心里,大家臉上沒有一點笑容。

    “倉鼠,看看有沒有晚上去江都的航班,最好包機!”

    現在到了近海,船上有了信號,雪影對倉鼠說道。

    倉鼠查過后,訂了晚上九點的包機。

    “林新宇,讓八點之前靠岸!”

    林新宇聽了,又對船長做了安排。

    就在這時,雪影的電話響了,是禿鷹打來的,他在黎明之前進入邊境,已經回到了江都,回到江都不見雪影她們,一直聯系不上,十分著急。

    “禿鷹,帶幾個兄弟,晚上十二點,再開一輛貨車到機場接我們!”

    雪影并未多說,因為林新宇一家就在旁邊,直接對雪影做了安排。

    “雪影,嫂子和杜姨都生病了,被送去醫院了!”

    禿鷹聽完雪影的安排有些焦急的說道。

    “什么病?昨天都不是好好的嗎?”

    雪影疑惑的問道。

    “癥狀很奇怪,醫院也查不出來!”

    禿鷹嘆了一口氣說道。

    聽到這里,徐楠和雪影同時看了一眼孫雪琴,二人似乎同時想到了什么!

    “禿鷹,讓磚頭控制住保姆孫彩玲!”

    徐楠和雪影同時對著電話說道。

北京pk10大赢家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