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的重生不太正常啊 > 第28章 最強戰士符號
    “詭怪侵蝕普通人的心靈所能獲得的能量極少,但若是吞噬一個發光者,哪怕是尚未覺醒的黑光者,都能獲得巨大的成長收益。”

    “詭怪將所有發光者視為必殺的獵物。”

    “所以,不管你們想不想,愿不愿意,逃避也好,害怕也好,它們都會主動來襲擊你們,在夜色中,在睡夢中,在任何可能發生的時候。”

    “你們逃不了,有人的地方就有詭蟲,就會有詭怪……除非你們愿意遁入沒有人煙的深山老林中孤老一生,但那也不過是飲鳩止渴。”

    夏川嘴上的香煙三兩口間已經抽完,可見他抽的有多大力,這時他又點起了第二根。

    “你們能做的只有一個,主動出擊消滅你周圍可能存在的潛在威脅。”

    “并不是每一只詭蟲都能成為詭怪,在它成為詭怪前驅除,壓制,消滅它們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詭蟲是永遠消滅不干凈的,詭怪早晚都會誕生,可剛剛誕生的詭怪很脆弱,很容易消滅,甚至可以說比詭蟲還要容易殺。”

    “詭怪脫離了人體后,反而失去了不死性。”

    “但也獲得了主動性,詭蟲傷害不了發光者,可詭怪可以。”

    “而你們要做的就是將這些還未來得及成長起來的詭怪殺死在搖籃中!從而獲得短暫片刻的喘息時間。”

    “這將是一場永遠不會停止的戰爭,一直陪伴你們一生的戰爭!”

    聽完夏川的話,一股毛骨悚然的意境襲上心頭,那樣的生活簡直就是無間地獄啊。

    “跟我來吧,既然你們要住在這里了,那么這小區周圍方圓五里的區域將會是你們的安全區。”

    “現在你們要做的就是清除這區域內所有的潛在威脅,那些詭怪‘搖籃’。”

    夏川走出門,王野和金博面面相覷一臉的懵逼,連逃都逃不了,現在只能跟著了,至少要學會自保吧。

    于是就這樣,夏川帶著兩少年開始在整個小區游蕩,整個別墅小區轉悠了半個小時后,夏川又帶著他往周邊附近的小區轉悠。

    在這路程中王野和金博跟在身后竊竊私語著。

    王野皺著眉頭道:

    “總感覺有種陌名的即視感。”

    金博點點頭:

    “嗯,我也有這種感覺,就好像曾經在哪里看到過這種事發生。”

    “是不是我們前……以前看的小說里的劇情?”

    “可能吧,不過沒這么冷門的,發光什么的,又不是奧特曼。”

    “呵呵,又不是只有奧特曼會發光,難不成奧特曼也是發光者不成?”

    “別瞎想了,奧特曼只是動畫里的虛假人物。”

    兩少年的話題到這時,忽然有第三道聲音響起。

    “錯了,奧特曼是存在的。”

    “奧特曼是厄福聯盟軍排名前百的最強戰士符號之一,活躍在日本境內。”

    啥??

    你在說啥??

    王野和金博停步看向前方的夏川。

    奧特曼明明是動畫里的人物,現實怎么可能存在。

    夏川像是會讀心術,頭也沒回,可戲謔的聲音傳來,打碎了兩人前世今生的三觀:

    “日本的奧特曼劇,就是日本國的發光者以另一個背景設定講述那里的發光者們所發生的真人真事。”

    “奧特曼與怪獸,正是發光者與詭怪。”

    “在日本確實發生過奧特曼與怪獸們的戰爭,而且不止一場,是無數場!”

    “不過那無數場戰爭并不是發生在現實中罷了。”

    “你們現在也是發光者,不要這樣大驚小怪。”

    “所謂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甚至也能超越生活,發光者們所經歷的戰爭,有許多都在現實中被搬上了大小銀幕,也是我們閑余飯后的趣事。”

    “你們要明白一點,奧特曼其實是發光者的一種符號象征,在發光者的戰爭世界中,我們可以變換任何形像,只要你愿意,認同,遵守那樣的符號所代表的光芒意義,那么,你們也可以化身為奧特曼!”

    王野的眼睛圓瞪,瞪的大大的,金博的眼睛圓瞪,也瞪的大大的。

    這就是所謂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甚至超越生活嗎?

    還可以這樣嗎?

    發光者到底是怎樣的存在啊……

    “找到了,一個新生的‘詭巢’。”

    詭巢?

    正如名詞含義,詭怪巢穴。

    王野和金博頓時心里緊張起來,緊張刺激而又危險的都市戰斗冒險副本就要開啟了嘛?

    有點小緊張啊,不過看到前方夏川的身影,兩人的膽氣壯了壯。

    不怕,咱們有大神帶練!

    在忐忑的心緒下,兩少年看到夏川停靠在路邊的一個電線桿前,他嘴角還叼著煙,正皺著眉頭看著電線桿上貼著的一個A4紙大小的小廣告。

    【男人救星!還你男人本色】

    專治陽X,早X。

    電話:XXXXXXXXX

    等到兩少年,走到跟前時,夏川指著電線桿上的這則小廣告上泛起了絲絲縷的灰黑色氣息,甚至還在右下角形成了一個怪異的頭錘形扭曲符號。

    “看到了沒有,這就是詭巢的信息符號象征標志。”

    “一個象征惡心欲望與絕望的詭怪所寄宿的巢穴入口。”

    “來吧,我們進去消滅這只詭怪,還好它剛誕生不久,實力不強,正適合你們兩個新手。”

    兩少年臉色當場就是一黑,結合這廣告信息,還有這怪異的頭錘扭曲符號,兩人大致猜到了這只詭怪的是象征著什么樣的欲望與絕望,夏川說的沒錯,這確實是惡心的欲望與絕望啊。

    我們居然要和這樣的詭怪做戰斗,真是太難受了哇!

    王野沉默,像吃了只蒼蠅般惡心,金博也好不到哪去,也像吃蘋果時吃到了半只蟲子般難受。

    金博臉色難看的問:

    “我們怎么進去?”

    夏川臉上又浮現出一絲戲謔,他開口道:

    “這只新生詭怪顯然是從一名失去男人雄風的人心中孵化而出,所以這只詭怪所代表的欲望和絕望顯而易見,這才寄宿在這里。”

    “我們想要進入它的巢穴,就要表現出符合它象征意義的信息。”

    “所以,你們只要站在它面前,大聲的喊一句:‘我的病有救了’,大概就行了。”

    頓時,兩少年臉上浮現出吃了翔一樣的難看臉色。

    王野臉色發苦,開口道:

    “夏叔,別這樣玩我們啊。”

    夏川笑道:

    “好吧,那去掉大聲喊。”

北京pk10大赢家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