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女生頻道 > 丁薇記事 > 第七十四章:熬夜提神
    拐角說話的女孩子聲音顫顫,顯然十分恐懼。

    但是謝言卻看了看自己跟丁薇重疊在一起的手影子,又發現她已經轉過目光,儼然注意力已經轉移到那個聲音上。

    他垂下眼睫。

    不開心。

    都繞到這里來了怎么還會被打擾?

    他一點也不想關心對方敢不敢,此刻只是猶猶豫豫,猶猶豫豫……

    黑暗膨脹了他的膽子,他垂在身側的手指頭動了動,一寸寸向丁薇的手指頭挪過去,然后在快要接觸的那一刻,又倏地縮回來。

    反復兩次,雖然沒能碰到,卻還是很開心。

    就是……要怎么才能假裝不經意地牽起薇薇的手呢?

    她的手看起來又軟又白,牽一牽應該也會很舒服的……想到這里,謝言有點臉紅。

    但隨即,他又理直氣壯起來:都是男女朋友了,牽牽手怎么啦!

    怎么啦!

    正琢磨著,卻發現丁薇正含笑看著他。

    謝言又開始窘迫了。

    他忍不住想:為什么每次跟薇薇在一起,好像成熟的自己都變成了幼稚的小孩子?

    她看自己的眼神,也好像看一個小孩子……就,就雖然很多喜歡,但是!

    他看了看自己鼓鼓的小肚腩——難道他這么高這么壯的身軀,不能給她安全感嗎?

    不能讓她覺得值得依靠嗎?

    想東想西,一時居然控制不住,然而就在這時,拐角那邊又傳來男人的嘆息:

    “害怕什么?很簡單的……難道你真的要害我沒法畢業?”

    謝言皺起眉頭,很不耐煩。

    但是丁薇卻覺得這聲音有點耳熟。

    但是……

    閑雜人等,哪有自己剛扭下來的瓜甜?

    她對謝言伸出手來:“要牽手嗎?”

    昏黃燈光下,白軟的手掌仿佛也有了一層朦朧的濾鏡,謝言渾身一陣戰栗,下一刻就一把握住了丁薇的手:“要!”

    他喊的太大聲,以至于拐角的男女發出一陣緊張的驚呼,隨即又是一陣腳步聲。

    丁薇假假的嘆氣:“唉,還想聽一聽八卦的。”

    謝言看著她,好認真地說道:“我的事可以講給你聽。”

    丁薇看他的可愛模樣,實在忍不住:“我聽聲音像是周文康啊,你這回不使壞啦?”

    謝言好鄭重又好無辜地看她:“我從來都不會使壞……之前都是他們非要求我的。”

    想了想,又情真意切地加了一句:“我也是逼不得已。”

    丁薇點頭:“嗯嗯嗯,逼不得已。”

    謝言的腮幫子不動聲色鼓了一下——

    就有點兒氣!

    女朋友怎么不信任自己呢?

    明明所有人都夸自己單純又老實,從來不會做壞事。

    ……

    一頓聚餐結束。

    謝言跟白珊珊一左一右走在丁薇身邊。

    身后,鄭明河只剩滿臉的惆悵。

    他已經開始琢磨,下次聚餐安排在什么時候了——不為別的,就想跟白珊珊展示一下自己的男子氣概!

    他,鄭明河,真男人!不愛女孩子的東西!

    而謝言一手牽著丁薇的手,軟軟的細嫩的手被自己包裹著,讓他心里美滋滋的。

    但是……為什么白珊珊可以挽著她的胳膊!

    他也想被薇薇挽胳膊!

    那個白胖,太討厭了。

    ……

    巧的很。

    白珊珊也覺得謝言太討厭了。

    以前明明只有他們兩個手挽手,特別親密,現在來個狗男人,還企圖獨占薇薇!

    不可能的!

    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比珊珊更可愛的女孩子!

    她眨眨眼:“薇薇,那個我看完啦!今晚可不可以換新的?”

    丁薇點頭:“行啊!但是不可以熬夜。”

    白珊珊歡喜極了,給了謝言一個“你不懂我們秘密”的眼神,隨即又樂了起來。

    謝言卻琢磨著她們話里的意思——看什么?

    新的又是什么?

    他不甘心:“薇薇,我晚上還要整理資料,估計又要熬夜了。”

    丁薇忙又看著他,心疼道:“唉,馬上要工作了,肯定是辛苦——要不要買包咖啡茶葉什么的,你喝著提提神?這樣熬夜會比較有精神。”

    謝言:……

    他悶悶道:“不用了。”

    ……

    夜風開始涼了。

    丁薇一左一右都是白胖,渾身只覺得熱乎乎的,根本沒注意。倒是身后的呂麗下意識摸了摸身上的毛衣——

    薇薇幫忙挑的這件衣服確實挺舒服。

    不過,真的像吳佳偉說的那樣,羊毛愛起球嗎?

    這么說的話,還要買工具打理,又有點貴,而且穿過一兩次好像沒了新鮮感就舊了——

    呂麗隱隱約約有點后悔。

    因為她那一千塊錢,最后只買了這么一兩套,只夠換洗的……

    而且剛才經過夜市,那里漂亮又質量好的新款毛衣,一件才二三十塊錢,她買一件的錢可以買夜市好幾件,換著穿也挺好的……

    呂麗心想:薇薇之前說,要懂得分辨取舍要不要聽,她覺得自己現在進步很大了。

    她小聲問道:“吳師兄,你之前說羊毛需要打理,那別的材質就不需要了吧?”

    吳佳偉難得收到主動問的,此刻一打精神:

    “不一定,相對來說,秋冬天的衣服材質……”

    他說起這個是真的有意思,因為家里條件一般,他媽媽一直就很會打理,日子過得很舒坦。

    吳佳偉耳濡目染,后來居然也提起興趣了,不過他媽囑咐說,很多人不喜歡聽男孩子琢磨這個,讓他平時少說……

    吳佳偉上學后發現,確實是。

    而且大家壓根都不怎么感興趣。

    這讓他很惆悵了一段時間。

    如今居然能在飯桌上被人欣賞,連續說了好多個他積攢的小妙招,那真是太舒坦啦!

    幾個人的距離不算遠,丁薇也聽到了一點。

    她回過頭去,看了看一臉神采飛揚的吳佳偉,這會兒沉吟片刻,突然問道:

    “吳師兄,你懂的這么多,而且日常生活中都少不了這些小竅門,有沒有考慮整理一下出版成書?”不考慮稿費的話,應該有戲?

    現在網絡沒有普及,這種知識小妙招性格很多人感興趣的吧!

    吳佳偉眼睛一亮:

    “還能這樣?”

    他之前從來都沒想過!

    對啊……他怎么就沒想到呢!

    他瞬間忘了呂麗的問題,趕緊沖上來也湊到一邊:

    “薇薇師妹,來,你和我講講?聽起來好像很有經驗的樣子啊!”

北京pk10大赢家破解版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指数能交易 南京股指期货配资 辽宁快乐12出号规律 重庆农场平台下载 下载云南快乐10分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是正规的 辽宁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近二十期 海南环岛赛车彩票玩法 12241期博彩老头 河北体彩11选五在哪买 财神到配资 江西快三平台下载 真钱假钱怎么看 秒速赛车开奖统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