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職場 >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坐化
    初來臨安時入住的酒店。

    房間內。

    落日余暉透過窗,揮灑在書桌上。

    廉歌坐在書桌前,手里攤著‘初級術法’,不急不緩地翻看著。

    蹲在肩上的小白鼠,不時透過窗,看一眼窗外,不時又轉動著腦袋,低頭看向廉歌正翻動著的書。

    “啪嗒。”

    合上《初級術法》,廉歌從書上收回視線。

    手一揮,厚重的《初級術法》隨之消失在桌面上。

    轉過視線,廉歌朝著窗外看去。

    俯瞰了眼,這座余暉照耀下,正逐漸進入著夜晚的繁華臨安城區,

    收回目光,站起身,

    “走吧,再去凈慈寺看看。”

    “吱吱……吱吱吱。”

    隨著,小白鼠的吱吱聲,一人一鼠踏出了酒店房間,朝外走去,

    ……

    數日之前,葛承德的事情了結過后,廉歌便回到了入住的酒店。

    數日內,除了修行,和借著悟道狀態,翻看系統初級書籍外,廉歌便沒再怎么出過門。

    此刻,再去凈慈寺,不過是為滿足下他的好奇心。

    按照他之前望氣所見,之前和法空論道的那老和尚,在今晚便會圓寂。

    ……

    “小哥,去哪啊?”

    “凈慈寺。”

    在酒店門口,隨意找了輛出租車坐上后,一人一鼠朝著凈慈寺逼近。

    ……

    片刻過后。

    凈慈寺山門前,廉歌微微駐足。

    眼前,凈慈寺山門虛掩著,幾位知客僧守在寺院門口,迎接著從各處趕來的信眾,

    透過虛掩著的院門,可以看出寺院內此刻正燈火通明著。

    “……小哥,你也是來送覺性法師的?”

    旁側,一位西裝革履的中年人路過廉歌身側,不禁出聲搭話道。

    聞言,廉歌轉過視線,看了眼這中年人,

    “你真得相信嗎?”

    “嘿,這……你說我這當初也給這凈慈寺捐了不少錢,這……對吧。”中年人說到后半句,笑了笑。

    聞言,廉歌也看著這中年人微微笑了笑,沒再多說什么。

    “那小哥,我這就先進去了啊。”

    見廉歌沒有說話的意思,中年人說了句,便朝著寺院山門走去。

    “施主,這邊請。”

    見又有一位信眾上門,一位知客僧上前迎接著道。

    “這是點小心意,還希望師傅不要介意。”

    中年人遞了個紅包給知客僧。

    “阿彌陀佛,施主慈悲。”知客僧接過那紅包,臉上露出笑容。

    念誦了句過后,悄然將紅包遞給了身后另一位知客僧。

    身后的知客僧躲在其身后,掀開紅包,小心瞄了一眼后,用手輕輕拍了拍前側知客僧的手臂,

    隨之,前側知客僧臉上笑容更盛,

    “施主,快請,快這邊請,覺性法師準備最后在講法一次,施主來得正是時候。”

    “麻煩師傅了。”中年人看著這熱情的知客僧點了點頭,

    跟著這知客僧朝著寺院內走去前,又不禁轉回頭,朝著臺階下,剛才那有些奇怪的人所在方向看了眼。

    卻發現,就這片刻間,那人竟然不見了。

    轉動著頭,朝著四側看了圈,中年人不禁有些奇怪。

    “施主……施主?”

    見中年人沒跟上來,知客僧回頭叫了聲。

    “來了,師傅。”中年人應了聲,轉回頭,沒再多想,加快了步子,緊跟著知客僧走進了寺院。

    ……

    就在中年人身后,給自己和小白鼠施加了個弱化存在感的術法后,廉歌不急不緩地朝著凈慈寺內走去。

    寺門前,廉歌微微頓足,看了眼正拿著紅包,記著賬的知客僧,廉歌微微笑了笑。

    收回視線,廉歌掠過那虛掩著,僅留著一人通道的寺門,踏入了寺院內。

    ……

    寺院前院,大雄寶殿,金剛殿等大殿內外,依舊亮著燈光和燭火。

    燭火間,殿堂內,不少和尚僧人正著袈裟僧袍,敲著鐘,誦念著經文。

    殿前,不少知客僧正帶著些信眾,從座座殿前走過,走進寺廟后院。

    掃了眼諸多大殿里的僧人和尚,收回目光,廉歌也朝著寺廟后院走去。

    ……

    踏入寺廟后院,雖然后院不時有僧人信眾進出,但隔絕了前院的誦經聲后,后院要顯得安靜許多。

    依舊是以那顆禪房前的銀杏樹為中心。

    大量信眾僧人環繞著,

    最外圍的信眾站著,正低著頭,雙手合十。

    在里面些的信眾在蒲團上跪坐著,注視著最內側。

    信眾之前,是著僧袍,盤腿坐在蒲團上的僧人,此刻正雙手合十,或是低頭,或是看著他們身前。

    而在一眾僧人信眾圍繞著的中間,銀杏樹下,擺放著數個蒲團。

    其中一個蒲團上,坐著法空。

    而法空對面,便坐著之前那老和尚,覺性和尚。

    掃了眼這寺廟后院,廉歌繞開圍繞著的信眾和僧人,走至最前側,在銀杏樹這側重新頓足步伐,

    看了眼法空和尚和覺性和尚身側坐著的,穿著袈裟的幾個和尚,廉歌收回視線,將目光再次投向這覺性老和尚。

    此刻,覺性老和尚盤腿坐在蒲團之上,披著袈裟,身子佝僂著,蜷縮著,攤在腿上的雙手微微發顫,面目形如枯槁,身軀似風前殘燭。

    “師叔……”

    旁側,一位身披著袈裟的和尚將一本泛黃老舊經書,遞到了覺性老和尚的手邊。

    覺性老和尚聞聲,微微有些遲鈍地伸出顫巍巍的手,接過那本經書。

    有些艱難地將其攤開在腿上過后,覺性老和尚轉過頭,看了圈身側圍繞著,或坐或站的一眾信眾。

    “戒凈,去再哪些蒲團……讓各位施主都坐下吧。”覺性老和尚有些艱難地轉過頭,對坐在旁邊的和尚說道。

    聞聲,戒凈和尚便準備起身。

    但這時,坐在覺性老和尚身前的法空卻笑著出聲說道:

    “都坐下了,如何區分各位施主身份高低?”

    聞言,覺性老和尚轉回頭,強撐著口氣,有些費勁地回道:

    “我佛面前,眾生平等,何來……何來高低?”

    “有的,有的……”

    聞言,覺性老和尚默然。

    良久,也只是轉回頭對戒凈和尚出聲說道,

    “讓各位施主都坐下吧。”

    這次,法空也沒再出聲。

    窸窸窣窣一陣動靜過后,外圍一眾信眾也在蒲團上坐了下來。

    覺性老和尚費勁力氣地緩緩轉頭看了一圈,重新低下頭。

    伸出顫巍巍的手,覺性老和尚撫著這本老舊的經書,念誦起來,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

    覺性老和尚一字一句,仿佛用著渾身力氣般,念誦著心經。

    寺廟后院,銀杏樹下,愈加顯得安靜,唯有覺性老和尚的聲音響起。

    “……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

    隨著一篇心經向下念誦,覺性老和尚臉上愈加漲紅,聲音卻漸低,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

    到最后,覺性老和尚頭漸漸低垂,誦念聲化為呢喃自語,再到最后徹底歸于平靜。

    驟然,銀杏樹下,徹底安靜下來,

    “……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覺性老和尚身前,法空和尚注視著覺性老和尚,停頓了下后,還是雙手合十,出聲繼續著覺性老和尚未念完的經文,念誦了下去。

    與此同時,

    在廉歌天眼視線下,覺性老和尚的魂魄漸漸脫離了軀體。

北京pk10大赢家破解版 河北河北十一选五口诀 江西股票融资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 广西快三手机app 体彩飞鱼口诀 pc蛋蛋幸运28绿色版 重庆时时稳定计划app下载 云南体彩11选5走势图 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云南11选五遗漏前三直选 内蒙古十一选五一天多少期 澳门国际 娱乐网址是多少 排三现场直播视频 11选5前三组规律 怎样才能炒股赚钱 北京快三开奖查询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