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浩瀚仙秦 > 第四百一十章 神之城
    王翦接受了羅馬的投降,并令人將戰俘轉移回道咸陽,接著繼續一路向西。

    三月,王翦征服了北歐的最后一邊土地,整個亞歐徹底納入了大秦的版圖。

    至于其他的土地現在根本就本不存在什么能夠反抗的力量,祖龍大喜,命司天監重訂此世大秦重新更新了地圖,命名為地仙界地圖。

    仙秦世界更名為地仙界,其中將亞歐大陸更名為東勝神洲,非洲更名為北俱蘆洲,美洲更名為南贍部洲,澳洲更名為西賀牛州。

    整個地仙界全部納入大秦版圖。

    而此時,克里斯也到了咸陽城。

    夜色之下,越是靠近咸陽,黑暗便越是退去,在到達咸陽城門下的時候,克里斯才吸了一口涼氣。

    他現在知道被羅斯塔描述為神靈居所的地方是什么模樣了。

    巨大的城池在平原之上蔓延到天際,光輝籠罩在整個城池之上,照亮整個咸陽。

    就像是在咸陽城之上留下一個只為了這個城市照亮的太陽,它沒有熱量,但是卻灑下清輝將整個咸陽放逐在夢幻之中。

    那璀璨至極的太陽不是摘星樓是何。

    李春秋昔日雕琢傳國玉璽隨手便將摘星樓刻成如此模樣,這對于李春秋來說不過隨意之舉,畢竟不過是綻放光輝而已。

    但是在克里斯眼中卻是非同尋常,將一輪太陽永恒的拘禁在一座城池之上,這是何等的偉力。

    克里斯現在已經有些相信羅斯塔說的話了,這里確實居住著一位神靈。

    他甚至已經在腦海之中想象出那位祖龍摘星拿月的無上神通。

    可就在他準備隨著戰俘們走進咸陽城的時候,咸陽城門訇然中開,走出了一位身著黃衣的官員。

    “停!”

    黃衣內官伸了伸手將一隊人馬攔下,然后從袖中抽出一卷黑色綢緞。

    大秦以黑為尊,貴水德,龍袍為黑,朝服為黑,就連圣旨也是黑色,古往今來,僅此一國如此。

    煌煌巍然,黑水也。

    “奉始皇帝陛下之令,傳圣裁之意。”

    “臣仇魚拜始皇帝陛下。”

    咸陽城外,黑甲皆拜倒在地,戰俘也隨著黑甲拜倒下來。

    克里斯也隨之跪了下來,雖然是跪拜是恥辱的行為,但是跪拜神靈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克里斯現在已經將始皇帝當成一位神靈來對待了。

    黃衣內官看到所有人跪倒在地后,緩緩展開了手中的黑色綢緞,一條黑色的氣運之中一瞬間顯現在虛空之上。

    雖是無言,卻也似在眾人心頭之上壓了一座大山。

    克里斯余光看到黑龍盤踞在一方翠綠色的玉石之上,那玉石之上刻有五龍交紐,萬千氣象自成。

    在玉石之下,刻有著某種克里斯認不出的字跡,玄之又玄,似乎與整個世界契合為一體。

    那是什么東西?

    在西方神話之中可沒有玉璽之說,克里斯只能低著頭猜測。

    “始皇帝陛下詔令:凡之戰俘,送北苑,由左丞相訓,日后歸服原地,授命大秦,尊秦令,守秦法,五代可為秦民。自西昆侖以西,皆授節度使,為秦之土。欽此!”

    黃衣內官話音響起之際,在秦軍之后的戰俘詫異的抬頭,他們竟然可以聽懂這黃衣人所說之話。

    克里斯看著那懸于虛空之上的黑龍,是因為黑龍嗎?

    還是因為那方看不懂的玉石?

    他余光掃視了一眼遠處的咸陽,按照這圣旨的說法他們似乎是見不了那位神靈了,不過按照羅斯塔的說法,即便是他們能夠進入“神之城”,以他們的戰俘身份也必然見不到那位神靈。

    不過他們似乎是可以重新回到自己的故土,獲得新的權利。

    這果然是神靈,也只有神靈,完全不介意將權利分給戰俘。

    克里斯忽然想放棄即將再次拾起的權利,進入咸陽城看一看,神的居所究竟是什么樣子,而神靈又究竟什么什么樣子。

    可惜,這一切哪里能夠盡如他意,他現在可不是羅馬貴族,而是一個戰俘,一個比奴隸高不了多少的身份。

    黃衣內官話語落下,收起了黑色綢緞的圣旨,虛空之上的異象也隨之散去。

    “仇將軍,還請接旨。”

    “諾!”

    仇魚將圣旨接過看了一眼,確定無誤之后,朝著黃衣內官一拜,然后轉身帶著隊伍朝著北苑而去。

    隨著咸陽城逐漸擴大,在咸陽城外也逐漸多了許多的建筑,其中分為東南西北四大苑,北苑正是在左丞相李斯治理之下。

    昔日始皇帝將宰相之權一分為二,分左右宰相之位,左為次,右為尊。

    在始皇帝不在之時,監國施政,統領朝綱。

    左丞相雖然次于右丞相,但是李斯年齡可是比呂不韋小的太多了,滿朝文武皆看好日后接替呂相的位置。

    這也使得李斯的權威不次于呂不韋多少。

    在轉動的隊伍最后,克里斯遠遠地望了一眼遠處的咸陽,他希望有一日他能夠以朝圣的姿態重新回到這里覲見那位神靈。

    既然他能夠成為大秦的臣民,那么就有著這么一線的希望能夠達成所愿。

    ………

    議政殿之上,嬴政高坐龍位,文武拱手而立,垂范三千。

    “再三月,此世事情當了。”

    嬴政的聲音如若雷鳴轟然,響徹在大殿之上。

    呂不韋等人皆知其意,這是說三月內要結束此世紛爭,無論是中原故土,還是西方之地,皆要安穩下來。

    這倒是不是什么難事,國力強盛至此,都是一些瑣事,說來也不過是一些費人力的事情。

    倒是在訓話之后,呂不韋上前一步,開口道:“陛下,算算日子,太陰學宮要收徒了。”

    呂不韋之所以提上這么一嘴,那是因為太陰學宮弟子是在首座弟子的管理之下,但是實際上太陰學宮除了那位飄忽不定的春秋仙人,實際上是祖龍說話更管用。

    祖龍畢竟是那位唯一的弟子,這個身份,可不是說說而已。

    “說到收徒,這次收徒,師尊已經無心再管,主要由朕與太陰學宮的諸位先生處理,就釘在兩月后吧。”

    祖龍開口緩緩道:

    “五月初五是個好日子。”

北京pk10大赢家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