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武道凌天 > 第2690章 主宰隕落
    邪王主宰飛退的同時手臂揮動,幾位半步主宰出現了,開始圍攻秦初,這是他帶來的麾下人馬。

    之前邪王主宰覺得收拾秦初,不需要麾下人馬出手,現在情況不好了,沒怎么樣呢就被秦初擊傷,所以需要麾下人馬牽制秦初。

    看到邪王主宰的釋放出麾下人馬阻攔自己,秦初丹田空間內的噬天黑水爆發,跟十二系毀滅界域融合起來防御。

    隨著噬天黑水進入秦初的界域內,其界域內的能量渾厚處,出現了數條黑龍盤旋。

    做好了防御,避免了邪王主宰麾下人馬對自己干擾,秦初施展了切割身法朝著邪王主宰接近,朝著邪王主宰開始攻擊,他是本尊和戰斗分身一起攻擊。

    這情況下邪王主宰麾下的半步主宰就干擾不到秦初,秦初的十二系毀滅界域壓制力強,那些半步主宰接近不了他,劍氣、刀罡也被他的界域抵擋了。

    “我是渣渣,沒資格讓你調查?你怎么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垃圾!”又一道劍氣擊中邪王主宰,秦初開口罵了一句,他很生氣,他出道江湖以來,仇家很多,可還沒有誰瞧不起他,這邪王主宰卻不拿他當回事,這他不能忍。

    邪王主宰恨不得問候秦初全家女人,可開不了口,他受傷是事實,秦初是用事實打了他的臉,另外秦初的劍氣攻擊不只是湮滅他身軀內的氣血之力,還攻擊著他的靈魂,這讓他有些不解,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這時候攻擊著輝月主宰和鎮鳶的一位主宰改變了戰術,甩開了輝月主宰和鎮鳶的糾纏就朝著秦初殺來,邪王主宰是他們的領軍人物,不能出事,如果出事他們回天邪界后和天邪皇無法交代。

    這情況輝月主宰和鎮鳶就比較著急了,可她們支援不了秦初,邪王主宰麾下的半步主宰來攻擊他們了。

    另外兩位天邪界的主宰也將囚羽主宰和白虎主宰商千墨死死的牽制住了,他們是給邪王主宰和另外一位伙伴創造合殺秦初的局面。

    低吼了一聲后,秦初左手葬天棺發力揮砸,將邪王主宰擊退,且震碎了邪王主宰身后的世界壁壘,將邪王主宰擊退到了虛空亂流內。

    單對單的情況下,秦初可以完美控制自己能量,不至于傷害到天界,但接下來的局面要一對二,他想要放手戰斗,就不能再考慮這些。

    將邪王主宰轟進虛空亂流內,秦初緊隨其后跟著進入了,天邪界另外一位主宰也跟著秦初進入了虛空亂流,他覺得這是好事,秦初出現危機后,囚羽主宰和商千墨無法支援。

    進入到虛空亂流內,秦初的十二系毀滅界域就帶有了虛空亂流特性。

    避免了虛空亂流對自己的沖擊后,秦初壓著邪王主宰狠殺,他要將邪王主宰壓到虛空亂流深處,借助虛空亂流沖擊影響邪王主宰的戰斗力,從而形成斬殺。

    邪王主宰不想被秦初壓著后退,奈何他扛不住秦初的暴力攻擊,想躲避也躲避不開,秦初的本尊和戰斗分身堵住了他逃離的路線,唯一安全的就是繼續朝著虛空亂流內退。

    追進來的天邪界主宰,在秦初后邊攻擊,不過秦初靠著身法躲避,再加上界域的防御,對方就不能將他如何。

    局面變成了秦初三人一條線,邪王主宰在最里邊,秦初在中間壓著他狠殺,逼著他朝著虛空亂流深處退,秦初的身后是天邪界的另外一位主宰,他在秦初的身后追著秦初殺。

    離著天界越來越遠,虛空亂流越來越強力,邪王主宰臉色不好看了,如果再不改變,那么他就有危機了,不說秦初如何,虛空亂流深處的虛空刃、毀滅刃就能要了他的命。

    咆哮了一聲,邪王主宰丟出了幾件秘寶,接著靈魂之力引動爆掉了,利用秘寶爆掉的沖擊,阻止秦初的接近。

    邪王主宰幾件高等秘寶的爆炸,產生的能量沖擊阻攔住了秦初的追擊,這時候秦初身后的天邪界主宰從秦初身邊沖過去,跟邪王主宰匯合了。

    “聯手我就怕你們?有秘寶你們就繼續爆!”葬天棺揮動,秦初繼續開砸,今天他要打出戰果,要不然以后危機時時刻刻都在,就安生不了。

    面對秦初的強力攻擊,邪王主宰和他身側的主宰一起聯手抗衡,一人防御、一人攻擊,后趕來的主宰還攜帶著能量分身,所以他們并不太怕秦初。

    戰斗局面形成了僵持,而這場面不是秦初想要的,他境界比對方低,消耗下去是他先頂不住,速戰速決才是最利于他的。

    葬天棺又一次爆猛的揮砸之后,秦初本尊和戰斗分身施展了靈魂攻擊絕學幻靈斬之刃,朝著邪王主宰斬去。

    相比之下,邪王主宰狀態不佳,是秦初的首要攻擊目標。

    看到秦初的靈魂攻擊發出,靈魂已經被秦初劍氣傷到的邪王主宰不敢硬接,撤退到了伙伴身后。

    這情況下秦初就攻擊不到邪王主宰了,收回幻靈斬之刃么?那不可能!

    秦初控制著幻靈斬之刃,朝著邪王主宰同伴的神海殺去,緊接著葬天棺又一個兇猛的揮砸,同時胸口圣骨震動,施展了圣骨輪回劍氣,今天他要殺人,傷人的意義對他來說并不大。

    被秦初的幻靈斬之刃攻擊,擋在邪王主宰身前的天邪界主宰,狀態就下滑了。

    秦初的幻靈斬之刃的霸道之處在于,即便是破不掉對方的靈魂防御,也可以將對方拉入幻境,從而影響對方的狀態。

    靈魂運行緩慢,被邪王主宰當成擋箭牌的家伙倒霉了,直接被秦初一葬天棺將雙臂震斷,胸口砸塌,被砸得倒飛。這還不是罪恐怖的,最恐怖的是秦初的圣骨輪回劍氣到了,這家伙的靈魂受影響,身軀又被葬天棺砸傷,就躲避不開。

    秦初的破空而出的圣骨劍氣直接將其頭部斬開,神海泯滅。

    圣骨劍氣,絕殺!

    擊殺了擋在邪王主宰身前的擋箭牌,秦初的圣骨劍氣又射入了邪王主宰的腰部,將邪王主宰的氣血之力湮滅了一部分。

    一臉恐懼之色的邪王主宰,不顧一切的開跑,他知道失算了,秦初是比囚羽主宰和白虎主宰還可怕的存在,這是致命的失誤,為這個失誤,現在已經有主宰隕落。

    看到秦官將戰死的主宰尸體和其他遺留全收了,秦初朝著邪王主宰殺去,是追殺!

北京pk10大赢家破解版